许文远指大马未阐明立场 狮城依高铁协议索赔

许文远指大马未阐明立场 狮城依高铁协议索赔 新隆高铁裕廊东终站构想图。

新加坡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直言,为了大马自己好,他们应该尽早针对隆新高铁计划阐明立场,因为新加坡持续耗费的开销将纳入赔偿总额。

为筹建隆新高铁计划,许文远今日中午在国会上透露,截至今年5月底,新加坡政府初步估计已为新隆高铁项目总共投入了超过2亿5000万元(约7亿4415万令吉)的费用,截至今年底总开销料突破3亿元(约8亿9428万令吉)。


许文远说:“6月我们用了超过600万(约1786万令吉)元,7月预计也会超过600万元,这些成本会随着时间迅速增加,从8月到12月底,我们还需投入另外至少4000万元(1亿1908令吉)。”

这包括继续承担人力成本、营运开销和合约费用。

“如果大马真的决定终止项目,但拖延通知我们,这将是很不幸的,因为这会造成进一步的开支浪费。”

此外,许文远指出,新加坡在6月1日吁请大马通过外交渠道,阐明大马对新隆高铁计划的立场。然而,至今仍未接到大马政府的回复。

许文远指出,大马首相和部长就终止高铁项目公开发表的谈话,也没有正式向新加坡政府传达。


“我们别无选择,只能继续按照双边协定履行职责,相关费用也因此继续增加”。

许文远指大马未阐明立场 狮城依高铁协议索赔 许文远:拖延通知将造成进一步的开支浪费。

90分钟车程是高铁成功关键

针对大马政府顾问理事会日前接获一个通过提升马来亚铁道公司双轨火车计划,耗资200亿令吉把列车时速提升到200公里,往来新隆预计130分钟,以取代新隆高铁计划的献议,许文远说,隆新高铁的最大“卖点”是往返新加坡和吉隆坡仅需90分钟,而这也是该项目成功的关键因素。

“新马签署的高铁双边协定,是要建造一条高速铁道,让旅客可在90分钟,从新加坡的裕廊湖区乘坐高铁到吉隆坡的大马城。“

许文远说,这90分钟的车程时间是高铁项目成功的关键因素,这明显快过开车或使用现有铁路,也可与往返樟宜机场和吉隆坡国际机场的50分钟航班竞争。

他指出,要取得90分钟的车程时间,高铁国际快捷列车就须以300公里或最高350公里时速穿行。这个要求很重要,否则旅客要在一天里往返新隆,就不太可能使用高铁,而会搭飞机。

没接新柔地铁计划照跑通知

大马交通部长陆兆福通过媒体称新柔地铁将照计划进行,甚至加快脚步,但却没有正式通知新加坡政府。

实际上,大马国家基建公司Prasarana在大马大选后已经停止与新加坡SMRT企业继续协商,两公司得在6月30日之前执行合资协议,并着手设合资公司的期限已过。

许文远在谈到新柔地铁系统(RTS)的进展时透露,大马交通部长陆兆福5月30日告诉亚洲新闻台新柔地铁将照计划进行,但马来西亚需要就开销等重新检讨计划。

隔日,陆兆福接受新加坡早报专访时也说希望计划能加快脚步进行。但许文远透露,新加坡并没有接获任何与此相关的正式通知。

许文远指出,要继续或为计划加速,需要厘清许多执行上的问题,与高铁一样,新加坡与大马就新柔地铁签署了双边协议,在协议下,新加坡SMRT企业与大马国家基建公司Prasarana需要在6月30日之前设合资公司以成为地铁经营者。但由于大马在大选后已经停止与新加坡SMRT企业继续协商,这个期限已过但合资公司并未形成。

“这意味着两国现在需要展开公开国际招标选定经营者,不然我们就得同意推迟期限。”

“大马87年放弃检讨水价权利”

外交部长维文医生揭露,柔佛以每千加仑0.5令吉(约0.17新元)的价格向新加坡回购的经处理净水,已经超出水供协定所指定的量,但新加坡出于善意同意出售。

根据新马两国在1962年签署的水供协定,大马同意以每千加仑0.03令吉的价格,每日供应2.5亿加仑生水给新加坡,并以指定价向新加坡回购经处理的净水,水供协定也列入了新马1965年分家协定,并在联合国备案。

维文回复议员提问时提到,大马在1987年放弃了检讨水价的权利,大马当时就承认从协定获益,马哈迪本身也指出,任何检讨将影响大马回购净水的价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