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前的觉悟:不喊“毛主席万岁”

凌晨二点,我搁下提了三个小时的电话机。电话从洛杉矶打来。起因是我发了一封征求钱宁先生意见的电邮——我准备将她在通信中谈到的一件事情上在我的博客上发表。

钱宁,女,1931年生,解放初毕业于清华物理系。离开中国,1980年任《科技导报》(美国出版)首任主编。

老大姐非常严谨,她同意发表,但说必须再作修改,她让我等她的修改稿。

老大姐也非常健谈。三个小时的电话中,她谈了令我大开眼界的许多事情,其中一件事情,我被深深震撼。

我将这件事情,告诉大家。

“你知道吗?,我参加了开国大典游行,并且是清华大学学生队伍中领呼口号的。”

“是吗?”我特感兴趣。

“参加这次游行,我是提了条件的,而他们都答应了我的条件!”

“您提什幺条件了?”

“是这样的,那时,从清华到市区是没有公交车的,校方对同学们是否会步行这幺远的路去参加开国大典,没有把握。所以学校里就找我谈,让我组织学生去参加天安门开国大典——你知道为什幺找我吗?我在我们那届清华考生中,考分第一,有影响力。

“我答应组织学生参加游行,他们又提出,要让我领呼口号,于是,我提了两个条件:一,不喊毛主席万岁;二,不喊共产党万岁。”

“您提这样的条件?”我大为吃惊!

“我有理由哇!我说了如下理由:毛主席不是封建帝王。喊‘毛主席万岁’,是贬低了毛主席,将革命领袖贬低到了封建帝王,这是对毛主席的极不尊重。

“对共产党更不能喊‘万岁’!马克思说过,党派消亡了,共产主义才来临,共产党如果‘万岁’了,共产主义来临不是没有时日了?

“理论,要有一以贯之的逻辑。不喊‘毛主席万岁’,不喊‘共产党万岁’,这才符合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逻辑。”

我听呆了,并深深地折服。

话筒那边,大姐爽朗地笑了:“我的条件他们都答应了,我们就去天安门。我就是没有领喊‘毛主席万岁’和‘共产党万岁’,众多同学们自然也没有喊。但有一个同学喊了,他是拼命喊着‘毛主席万岁’,其他同学都朝他侧目:你还来自清华园呢,封建帝王意识!”

不喊“毛主席万岁”,不喊“共产党万岁”,这是1949年中国清华学子的觉悟!了不得的觉悟!

也许,1949年清华学子的觉悟能“代表”当时大学生们的觉悟——因为校方答应了她的“不喊”,绝大多数学生也都“不喊”——不喊,是代表了进步,这是时代的进步!

我突然想起了顾准。

曾有人说,“幸亏有了顾准,才挽回了我们这个民族的思想界在那个可耻年代的集体名誉。”而我认为,顾准干不了这事。那个年代,中国的思想界本来就不配有名誉。五、六十年代的中国思想界,恐怕还不如四十年代末的中国大学生会“思想”。

在顾准落难的时候,钱宁大姐也落难了,她划为“极右派”——这也是符合逻辑的。

她进过监狱,与《刘志丹》的作者李建彤关在一个监房。

她差一点点被枪毙——1970年“一打三反”中林彪下令,每县要限期枪毙两人,她是“枪毙"的“候选人”。
她为她的进步行动——将马克思主义理论付诸实现的行动付出了代价。

她在1976年1月奇迹般地出国——那时出国比登天还难。到了八十年代,屡有来自大陆的高干子弟,在她洛杉矶的家中“打地铺”。

现在,她已近耄耋之年,用她自己的话,是“忙碌于太平洋两岸之间,也不知道究竟怎幺做才对”,却总是不断地在做着....

相关文章